李家的老宅在人民公社时期曾被用做公共食堂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6-27 07:37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李振刚的哥哥李振威带记者去看他们小时候居住的陋屋,那里现在已经荒废,无人居住

李振刚的大哥李振威带着记者从外围“参观”了这套著名豪宅——在镇上集市不远处,一栋欧式别墅“鹤立鸡群”,两米多高的院墙内外都安装着监控摄像头。别墅大门有好几米宽,铁门紧锁。记者依稀能看到院内设有欧式雕塑、亭台楼阁、假山喷泉,还有少妇在院子里散步。头发早已花白的李振威说:“我都没进去过几次。”

从电白县第五中学毕业后,李振刚拿到了当时还不多见的高中学历。毕业后,他到附近的上吴村小学当了一名人民教师。李振威记得这年大约是1981年。

李振威说,由于“觉得做教师没有前途”,三弟当了不到一年老师后,就转行做工程、卖液化气,还开过沙场卖沙子,并赚到了第一笔钱。

在李振威的记忆中,二十多年前的弟弟完全不是这般模样。那时的李振刚贫穷,时常被人欺负。

这个时候,已经是上世纪90年代初,神州的地平线上,已经初露市场经济的曙光。1980年结婚后,李振威便搬出了老宅单过。当李振威看见李振刚在村里“建了很大的屋子”时,这个年长十多岁的哥哥才突然意识到,三弟已经“有钱了”。

红十月村党支部书记李祥乐告诉记者,发迹后的李振刚时常做些公益,逢年过节会给村里的老人捐些钱,或者捐钱给学校盖房子。记者在李振刚豪宅大门前看到了一封今年6月1日来自茂港区坡心镇中心小学的感谢信,信中对“李振刚老板及其贤内助梁好女士”的慷慨解囊表示了感谢,称其此举“造福了乡村百姓……更重要的在于对师生精神上的鼓励和鞭策”

李振刚出生于1964年4月7日,今年刚好迈入50岁的门槛。李家共有兄弟四人,父亲李德川解放前是地下党,解放后曾在茂名当地公安系统和教育局任职。

沉寂一年多后,广东茂名李振刚特大涉黑团伙案再次被提上审判日程。今年5月,广东省高院以“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”,裁定对该案发回重审。该案原定于今天重审开庭,但记者从广州市中院了解到,法院目前已退回补充侦查,并将择期开庭审理。

人生吊诡处,却是社会大波澜。谈论个人命运,都脱离不开个体所处的时代和地域。

少时坎坷,青年贫困,在时代的洪流中,小学教师李振刚不甘寂寞,掘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红十月村,在2001年行政区划变动前,原隶属于茂名市电白县。狭长的电白县“母亲河”——袂花江从村旁穿过,静静地流淌。镇上,先辈们流传下来的集市日复一日地延续着。时至今日,不少村民的房屋依然破旧、低矮。李振刚就是在这里出生、长大。

2011年12月,李振刚团伙共24人被广州市中院一审判刑。李振刚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七宗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、罚金人民币1.003亿元。

在李振威的记忆里,四兄弟中父亲最疼爱的就是李振刚,因为“他比较聪明活泼”,“什么道理一讲他就通了”,而且成绩从小就不错。这得到包括红十月村党支部书记李祥乐在内的多名当地人的证实。

▲李振刚的老家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经济并不发达,到处可见建到一半的砖楼

表面上,李振刚案是典型的涉黑案件。重审开庭前夕,记者实地走访了茂名市茂港区、电白县等地,发现该案背后竟是一个有供有求的民间高利贷江湖,而李振刚之所以能在当地呼风唤雨,放出的高利贷数以亿计,正是因为在一些官员的保护下,高利贷被巧妙地“化妆”为普通民间债务,司法公器竟成了他的追债“打手”。

在李振威看来,这样的成长环境,铸成了李振刚性格中暴躁的一面,他“被人打了,肯定要还手的”。

由于父亲曾被打成过右派,有一段时间,李家子弟经常被人欺负。李家的老宅在人民公社时期曾被用做公共食堂,一家人因此寄人篱下,四处搬家。在一次搬家导致的房产冲突中,李振刚被打得住了院。

走在坡心镇,受访的不少当地村民甚至不知道镇长是谁,但只要一提起李振刚,总能说上几句,至少“听说过这个人”。在记者追寻的过程中,李振刚的宅子已经是当地的“地标”。村民告诉记者,当地盖得最豪华、气派的那栋别墅就是李振刚的,一眼就能望到。“李振刚是电白坡心镇人,茂名市人大代表,在茂名一带很出名,都知道他专门‘放数’”。